deanbigfly

Bult im auge

[洛克王国]相互注视

恩佐×雪莉
奇怪癖好预警!!!!
文笔预警!!ooc!!
#现代师生设定#
灵感来源于窗外的一撇和最后一句话

盯着人家女孩子梳头,还一盯就是五分钟,每天报道一般准时地盯着。恩佐觉得,自己可能是生了什么病,而且,病得不轻。

夏天的洛克一中到处都充斥着燥热的味道。刚下完体育课,便有学生三三两两地结伴朝小卖部走去,一杯冰水大概能让正是青春热血的他们清凉一下。

恩佐自然是不在那其中的,他再一次回绝了同学的邀请,如果一个转身置之不理也算答复的话。邀请他的人耸耸肩,像是知道了他的怪脾气,转头继续跟旁边同学聊起昨晚的游戏。

恩佐独自一个人,大步地朝着教学楼走去,以一个不太像刚上完体育课的速度。

快一点,再快一点!

恩佐看着手上的表,一个闪身走到了草丛旁——自然不是他对那些花花草草突然起了什么兴趣,虽然他的生物成绩常年占据榜首。

他屏住呼吸,带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紧张,小心翼翼地用草丛掩盖住了自己的身形——这是记住了上次被路过同学叫住而险些给发现的教训。

恩佐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感觉自己这样,或许可以算得上变态的行径,让他觉得自己有些变得不太像他自己了。

而且这一切,都是因为窗口那个暖褐色头发的秀丽身影。

恩佐此时身处的位置,正好能看见三年级教师的办公室的窗户。而此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从办公桌旁缓缓起身的人——他的新化学老师雪莉。

雪莉有着上午第二节课小憩一下的习惯,往往可能会睡到下课,她的学生们往往也识趣地不会在这时候来打扰老师的休息。一来这时候的雪莉脑子有些懵,可爱是挺可爱的,就是解答不了什么疑问,二来也是这样一位美丽温柔年轻的老师在学生中自是有着不低的人气,同学们也愿意体谅她这个无伤大雅的小习惯。

恩佐就站在草丛中,看着那个身影直起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低下头在柜子里找什么东西。

来了来了!恩佐暗想,自己这样真像个变态。

雪莉从柜子里把东西拿出来——那是一把普通的小梳子,黄色的。一只纤细的手拿起它,将它从一头暖褐色头发的顶端一梳到底。梳完一下再梳另一下,直到因睡眠而翘起的不羁的几缕头发服服帖帖地垂下来。

梳子带起大束头发飘在空中,就像是春日里最温暖的阳光细密地织成了一条金色的瀑布,真正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与金色的瀑布交相辉映着,一时间也不知迷了谁的眼。

长长的及腰头发梳得整齐后,雪莉从柜子里又掏出了一样什么东西。这让在草丛里注视的恩佐诧异了一秒,那是一根黄色的发绳,最普通的老款式,比起他在那些女孩子头上见到的花花绿绿不同款式的看起来要寒碜朴素得多。

今天...要扎起来了吗?恩佐默默想着。

明明只是一根过时的普通发绳,在那双纤细白嫩的手里却夺走了恩佐所有的注意力和目光。刚刚梳齐的秀发被轻轻一把拢起,瞬间,瀑布消失了,从顶端落下一条长长的金色小溪,随着雪莉的动作,光在其中流动,恩佐一时也分不清那流动的小溪究竟是真的还是仅仅只是自己的联想了。

绳子被不断拉长,又弹回来,几下过后,便在雪莉的脑后束起了所有头发。她低头想了想,回忆着女同事交给自己的盘头发方法,一圈一圈将头发扭起来盘上去,在发顶形成一个丸子,端庄又不失俏皮。

这么扎果然是凉快不少。雪莉在心里默默想着,感谢着交给自己这个方法的女同事。

而此时窗外草丛里的恩佐,脑子一片空白,如果脑内语言能转化为弹幕的话,恐怕此时他面前会飞过一大片“可爱”“扎起来了”“这样也好看”“天哪她要这样去见别人吗”之类的奇奇怪怪的话语。

此时的雪莉一改长发飘飘的女神范,刘海松松地分在额头上,发顶一个硕大的丸子头,因为第一次扎不够熟练还有几缕头发未能扎进去翘了起来,再加上刚睡醒没多久还有些懵的神情,的确是给恩佐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雪莉扎好头发,起身倒了杯水,便回到座位上低头开始备课,她一向认真地对待工作。

预备铃响了起来,恩佐知道自己该回去了,他看着就今天不同于以往的,雪莉扎起来的头发,以及后颈露出的一小块白皙的肌肤,有什么话突到了嗓子眼上,最后还是吞了下去。

恩佐转头离开了草丛,回到班上后,他又是那个成绩优异,性格怪异孤僻的学生,此时的行径仿佛都与他无关。

不过,恩佐抬起头看着太阳眯了眯眼睛,明天,后天,大后天…他都不会错过的。

糟糕了啊。
空气里传来不知道谁的喃喃自语。

不只病得不轻,简直,无药可救了啊。

—————————————————————————

办公室里的雪莉察觉到身后的视线消失,缓缓拉上了窗帘,拿起一个金色的相框开始轻轻擦拭,继续将它放回到窗台前——那是恩佐每次望向办公室视线的死角处。

照片上是一个身着红衣的,神色冰冷的孤僻少年从草丛边走过。

她眯了眯琥珀色的眸子,轻轻地笑了笑。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激动到讲不出话,整个晚修兴奋到不行!供起来供起来!啊啊啊啊啊啊!爱死你啦暮暮劳斯! @一天三顿瓶颈

那个。。。为什么你们截的图安哥的手都是在艾比小姐的膝盖后面,而我截得怎么看都是在....emmm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看完第五集后.....emmmmm
你们都不想吐槽一下爵哥的成语吗?果然是文青成语四个连用,爵哥语文肯定好!
帕总跟雷狮是有多大仇,骗金的时候说是雷狮指示的,被爵哥怼又说是雷狮逼得。
雷狮:mmp
帕帕的腰真的好细啊!
金宝超可爱!

wodema!小N老师的翻唱!活的艾比小姐!啊啊啊啊啊艾比小姐请嫁给我!

不过小N老师不站cp呢,希望弹幕里可以少刷一点安艾哦,去原pv吧~

XD未完成的任捕头。
其实在没有看见他鬼畜的笑之前我真的是他的粉来着。。。
p3p4慎点,尤其是半夜一个人时。。。

#一米八的恶心帅公主真的不是在辣眼睛吗谁爱救谁救吧#[三]
勇者(未来的骑士)艾比×公主安迷修
#非性转
#OOC
#千言万语写不出艾比小姐的半点可爱
#其实还有嘉瑞金线但本章也是tan九十度的
#这一章废话比较多因为安哥和艾比需要推♀心♂置♀腹♂


      现在的艾比小姐非常郁闷 。
    后面跟着的那个自称是最后的骑士的家伙自从昨天晚上吓了可爱的艾比小姐一跳后,就一直跟着我,据他的话就是
    “艾比小姐…哦好吧勇士你一个人在玫玛森林里走可是很危险的哦。”
    好了好了我知道森林里是很危险没有错,我出门也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像个少年jump漫里的笨蛋男主一样以为凭着热血就能打败一切拯救世界,甚至这次错误可能会让我把小命都送掉…但是谁年轻时没有几个热血沸腾的时候呢?谁又没有几个为之可以付出一切的理想呢?你看,连你也赞同我对吧。
    尽管心里默默反驳着,但我只是低着头,一副乖乖认错的样子,然后在他进行完说教的时候抬起头,亮起星星眼问:
    “哇!您就是传说中实力强大的骑士吗?请问你们骑士是不是都有一匹帅气英武的大马呢?能让可爱的艾比勇者看看你的马吗?”
    然后?
    然后他就僵在了原地。说实话我的确是故意的,王国经过注册的骑士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坐骑——一匹漂亮的骏马。别问我为什么不是那种龙骑士骑着的大蜥蜴龙,这里是凹凸而不是起点西幻文,就连最厉害的格瑞骑士大人也没能驯服一条龙。他的坐骑是一匹绿色的马,好像叫什么烈斩。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特意把马刷成绿色,可能跟个人的喜好有关吧。
    啊,话题又扯远了,你看我就这习惯不好,总是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埃米也提醒过我好多次了,离开他这么长时间,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刚刚我是说到骑士会有自己的马对吧?不仅如此,骑士还会有封号和自己的腰牌,一般都挂在较为显眼的位置。这玩意儿用处可大了,先不说什么乘车可以免费、打饭可以插队之类的小用途了,光是拥有它这一点,就足够不少认识的人把你像神一样的供起来了,在外办事冒险什么的也能开许多绿色通道。而眼前这位“骑士”仁兄,一没马二没挂牌的,估计也是跟我一样有着骑士梦的可怜勇者罢了,只不过他的幻想症要更严重一些。
      至于为什么我不是骑士还那么懂,都说了银爵大帅哥是万能的,虽然看起来肤色太健康了一点还有点凶恶的样子,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嘞。
    聪明的艾比勇者看穿了“骑士先生”不是骑士的事实,但善良的艾比小姐决定给这位先生一些鼓励,毕竟他还是有点小帅的。
    “原来你没有马啊!这算什么骑士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我刚刚是不是说要鼓励他来着,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其实我有很多马…不对那也不是我的…唉我真的是骑士啊,就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一定会是的!”
     他的身后顿时出现了那种热血漫里才有的火山喷发的背景,直面他的我感受到了这份理想的力量。
他是真的很想当骑士啊,跟我一样有着这个理想和为这个理想而奋斗的动力。说起来,我是真正地喜欢金吗?我真的是为他才坚定地要当骑士吗?只是在跪舔萌任务大厅里的那一眼真的有那么刻骨铭心到让我能不要命地独闯玫玛森林吗?说是的话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说起来这位“骑士”还没有自报家门呢,跟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待了一夜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很明显,他并没有与人交涉过深的习惯。即使是帮助过的人在他眼里也算是陌生人吗?那还真是非常乐于助人了呢。
     “喂,没马的,你为什么想要当骑士?”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想要和他好好聊聊骑士理想的欲望,或许是在埃米忘记了我们小时候发过的一起要当骑士的誓后,我就再没有和什么人聊过当初为什么要当骑士了。银爵或许是个好的倾听者,但毕竟图书馆不是酒吧,他也不是什么雷德的恋爱小说里聆听醉鬼悲情故事的无聊调酒师,有些东西还是无法真正和他推心置腹的交谈,或许以前的埃米可以但现在的也回不去了。
       “我?我的话,我要当骑士是因为小时候看到骑士英勇守卫自己要守卫的东西,那种拼尽一切的勇气吧,真的是一下子就震撼到了我,当时我就想以后如果我有了王…另一半的话,我想成为她的骑士去守护她。但是在我们家族这是不允许的啊,我出生下来就被下了定义只能被人保护。后来我偷偷找了一位骑士拜师,他教了我许多,还告诉了我,骑士的准则,并不仅是为了守卫公主,那同样是一种信仰,守卫他人,帮助他人的信仰,这份信仰使得骑士在一次又一次的战役中拼搏到最后。”
         他说起来有些激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甚至挥了挥拳头。嘴炮了半天还真是热血啊…我感觉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在模仿别人的语气,估计就是他口中的师父。那一定是一位教科书式的英勇骑士,我默默地想着。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骑士的修行之旅,我到现在也守卫和帮助了许多人呢。为了召集更多的勇者,我还在跪舔萌大厅张贴了一张任务单,邀请有理想的有识之士和我一起奋斗,即使没有王国的受封我们也会是最勇敢的骑士!”
            他的一番话真正地戳到了我心底,一直以来对外宣称当骑士只是为了嫁给白马公主金的我是不是也迷失了追寻理想的方向呢?王国的受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没有受封我就不能当骑士、履行骑士准则、享受骑士待遇了吗?
           好吧,最后一点确实不行。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燃起来的心。慢慢地开起了嘴炮(并不)向他讲述我想成为一名骑士的原因。
          其实挺俗的,无非就是我和埃米小时候熊到没边儿跑去山里玩遇到危险被一名路过的骑士救下了。当时我和埃米都极度崇拜着救命恩人,在得知对方身份后一起立下了要当骑士的誓言,那名为救我们而受伤的骑士在养好伤后就很快离去了,但他那一头和如今白马公主一样的金发和挥剑的姿态却深深地印在了当时年幼的我心里。
            我想成为骑士,做和我救命恩人一样守卫他人的事情,但却在追逐理想的途中走了岔路。
            啊?你说埃米?喂喂别在我煽情的时候打岔好吗?那个衰仔过了几个月就把那事儿忘得一干二净,去追着人家牧师卡米尔小帅哥去了也不想想他一个勇者怎么这么没出息!哼!
             说完后我和那位“骑士”都沉默了,或许我们在感知着与对方那份相同的理想吧,反正我是这么干的。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安迷修,是名‘骑士’,将来也一定会成为一名骑士!”他突然站起来。
            “我叫艾比,现在是一名勇者,将来会成为骑士的勇者!”这是莫名其妙跟着燃起来的我。
            后来?我们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用木头削出勋章,树叶采集露水冒充圣水,在玫玛森林里为对方举行了不正规的骑士仪式。
            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教堂里举行一场正规的仪式的,我们约定着。很久之后我才发现我们当时立了多大一个flag,仪式倒是在教堂举行了,可同时进行的还有另一场仪式…
            之后我就和安迷修结伴上了路,聊了那么久我脖子都酸了,我这时才发现,他比我高出了至少两个头,以至于我们聊天时我的脑袋必须时刻上扬着,woc我就说难怪艾比小姐我刚刚怎么这么气势高昂不低头。酸死我了。
           “你到底多高?笨蛋安迷修。”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报出了一个我不信的描述
            “大概一米九几吧。嗯对,一米九。”
             骗人,我家隔壁住着的佩利一米九二,他明显比你要高出一截,天天被他追着跑的我对于你们这种高种人的身高目测都能看出来。
            似乎是看出来我眼里的不信,他叹了一口气,:
           “以前真的有这么高的,谁知道前几天醒来时莫名其妙就被砍了一大截,现在应该是一七九吧,就算它一米八吧可爱的艾比骑士!~”
            呵呵,一米八的恶心帅安迷修。高个子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

<二>#一米八的恶心帅公主真的不是在辣眼睛吗谁爱救谁救吧#(二)

勇者(未来的骑士)艾比×公主安迷修
#非性转
#OOC
#千言万语写不出艾比小姐的半点可爱
(二)
经历了旁人崇拜的目光洗礼后的艾比勇士走出了大厅。虽然感觉我关心完莱娜后她的表情有些怪异,但是无畏可爱的艾比小姐是不会在意这些的,我的目标,是白马公主!

    说起来之前一直听别人说巨龙巨龙的,我都没有好好了解过这个即将成为艾比勇者转骑士的道路上的垫脚石的家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我拿起任务单看了看。任务单是黄蓝两种颜色的,不得不说我还是挺喜欢这跟我袖套一样的配色的,写任务单的人还蛮有眼光嘛!
   任务单挺简洁的,上方的黄色区域写了巨龙二字,然后是一张…嗯…疑似孙悟空的配图?背面则是一张类似地图的东西,艾比小姐我相信自己一定能看懂。下方的蓝色区域就写的比较多了,罗哩叭嗦一大堆的字我也懒的看,反正有地图有目标,那么我就前进吧!
   事后的我恨不得打爆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看看下面的字以及最后的求助者,那个见鬼的没马公主。
  讲真从小到大我还真的没有亲眼见过巨龙长什么样子,小时候听村里的丹尼尔大帅哥说巨龙只是龙族的一个总称,他们其实分为很多类型,无一例外实力都极其强大,但大多都深居在离七创大陆很远很远的龙岛上。这次为了打败巨龙,我特地做了不少工作,拉着埃米跑了好几趟村子里的藏书馆,里面那个喜欢小动物的馆长银爵大帅哥还夸我爱学习呢!
   据说巨龙有的善良有的邪恶,有的实力强劲却性情温和,有的就TM是深井冰…我们村子里曾经出过一个打败巨龙的勇者,不,现在该称呼他为骑士大人了。格瑞大帅哥自从打败了嚎哭地穴里那只无恶不作的巨龙后,就被女王秋亲自加封为骑士,赐予了他无上的权力和守卫白马公主金的机会,成为了无数白马公主吹奋斗的榜样。作为一名有上进心的可爱勇者,我一直在为之努力和奋斗着!我感觉,迎娶白马公主的日子正在向我招手!
    讲真这次白马公主被巨龙嘉德罗斯掳走了,格瑞骑士大人一定很自责吧…没办法,嘉德罗斯属于巨龙中最强大的一种,据说王国里谁也不是他的对手。对此我对于我的未来情敌格瑞大人抱以诚挚的窃喜。
   
    现在要准备行李了!检查好我用了飘柔的可爱呆毛并用我们玳瑁家族的祖传发胶使它保持坚挺,我按照《勇者必备:五年勇者 三年骑士》上面提到的勇者斗巨龙篇的行李清单一一准备着,这本书是邻居魔女凯莉卖给我的,据她说看过这本书的人都成功泡到了金!虽然她平时挺不靠谱的,但为了白马公主,我义无顾返地献出了零花钱并抢走了埃米那份。
    从家里收拾好了行装后,我就不顾埃米的苦苦挽留,走上了星辰大海的征程。
   
   按照那张路线图,我需要穿过玫玛森林,才能到达巨龙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找到公主金和巨龙离开的线索。
   哈?你说以我的智商为什么能看懂地图?
艾比小姐要打爆你的狗头哦我难道看不懂还不会问人吗?现成的银爵大帅哥就在图书馆等着我去勾搭哦不是,是询问啊,再说了,就算不求助别人,艾比勇者自己也是能看懂地图的!
哼!
当我到达玫玛森林时已经是快晚上了。或许我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儿,稍微的,微乎其微的不会看地图,但我还是在天黑之前来到了森林里并准备过夜。
然后我就要搭帐篷了。
对,就是搭帐篷。我一个人来的不存在守夜这种高级的东西。你也不要相信那些猎人雷德写的恋爱冒险小说里面主人公随便找棵树都能躺下来然后安全度过一整夜的不科学情节,不做好安全措施的话可是比怀孕还要严重的后果哦!
啊扯远了,我还是未成年所以请你忽略上面那句话。讲真搭帐篷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毕竟身高的限制在那里,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确实没有帐篷高以至于我想立起帐篷可能有那么一丁点儿,困难。我再说一遍,我是未成年,所以请您收好您脑内那些有颜色的幻想,这个立帐篷,就只是立帐篷(微笑
我面对着一堆帐篷布束手无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带只居家必备的埃米过来,他好歹比帐篷高,再不济也能守守夜什么的。
这时候突然有一阵沙沙声从我背后的灌木丛里发了出来。
我冲上去就是一个帅气的剑花然后三秒钟打爆窜出来的不速之客最后以一个帅气的、金看了绝对会被我迷倒的姿势收回剑。
啊,是不是觉得上面那段很不科学?事实上那只是我的脑内幻想,先不说我有没有那么屌炸天,连先决条件的剑我都没有。我是一个弓兵,就是那个自古多挂逼的弓兵,虽然很明显我没有这个挂。身上充其量就是带了把匕首的我除了小天使弓箭真的没什么别的武器了。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我被吓得一动不动,想要往前跑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脑子里想过了很多东西,我的笨蛋弟弟埃米我的苦瓜奶茶我的大小帅哥卡米尔丹尼尔银爵他们还有我的,金…
我不能死在这里!金还等着我去拯救!
就当我抄起拳头打算与对方展开殊死斗争时,我听到了一个百分之八十恶心帅百分之十九正经还有百分之一让人脸红的声音。
“这位美丽的勇者小姐,请问您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一米八的恶心帅公主真的不是在辣眼睛吗谁爱救谁救吧#(一)


勇者(未来的骑士)艾比×公主安迷修
#非性转
#OOC
#千言万语写不出艾比小姐的半点可爱
#一句话卡埃鬼莱

       我叫艾比。是一位勇者,一位住在凹凸村的可爱勇者。
       对,就是那种RPG游戏中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勇者。
      哈?你问我为什么不是骑士?
      搞笑,要是能成为骑士我会在这里跟你唠嗑说这些有的没的浪费时间?
      说起骑士,那可是勇者们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了。听说骑士能够守护最帅气最拽的白马公主,那可是我的梦中情人!
       是的,我有一个梦中情人。我只知道他是一位公主,拥有金色如阳光般闪耀的头发,长得像王冠一样的帽子,和忧郁帅气深邃的眼神,哦!他真帅!
      每想到他,我都恨不得用我的挚爱———苦瓜奶茶填满自己空虚的心。
      可惜,我不是骑士。我只是个穷丫头勇者。
     但即使只是勇者,我艾比也是最最可爱的勇者!所以凹凸资格认证大厅里那些无知的认证官们真是瞎了眼,居然不让最最可爱的艾比小姐获得成为骑士的资格!
     虽然我的身高是不尽人意了点,但是你们难道没有看见我可爱高贵的呆毛吗?话说勇者转骑士为什么还要看身高啊!你说什么?怕刺客刺杀公主时勇者太矮无法挡住?别吧…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欣赏白马公主的英俊脸庞。
      承受着我这个年龄不该拥有的可爱的艾比小姐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条绝路。

   “唉唉你听说了吗?白马公主又被那头叫嘉德罗斯的巨龙给掳走了!”群众1如是说到
  “又是那头巨龙?上个月把公主带走,半个月才还回来,公主怎么这么命苦啊…”群众2

      没错,我要去打败巨龙!获得荣誉!升级骑士!嫁给公主~
      死埃米你个衰仔说什么?敢瞧不起你姐?这么怂难怪你一个勇者跟牧师卡米尔小帅哥呆在一块都会被压,真丢勇者的脸,呸!
      我决心已定,背起我的小天使弓箭,前往了跪舔萌任务发布大厅,不去理会无知的弟弟对于勇者艾比的讥笑和冷嘲热讽,吹吧吹吧我的骄傲放纵…~。
   讲真一走进跪舔萌大厅我就怂了。
   由于临近月末,这个月剩下的任务差不多都具有一定危险性,所以跪舔萌大厅里人并不多,但个个都虎背狼腰,人高马大的。可爱的艾比小姐在其中感觉自己的身高受到了鄙视。
      我咽了咽口水,心里默念了十遍白马公主给自己壮胆,然后大步流星意气风发地走向了任务领取台,我的脸上带着藐视众生的狂霸可爱表情,我甚至学了学卡米尔小帅哥的大小眼,希望他不要告我侵权,这下总能镇住旁人了吧。
      我感觉风吹起了我的衣摆,周边那群只有肌肉的笨蛋们被我的气势所震撼,盯着我窃窃私语着。我感觉非常良好,现在就能正面肛巨龙!
      (群众1:卧槽!好矮的勇者!
       群众2:别是哪家小孩偷穿了哥哥姐姐的衣服来这玩的吧?
      群众3:你看那表情,多半是废了,精神估计不大正常吧…
      群众4:真可怜…啧啧。
      ………  )
    我对着任务领取导员莱娜小姐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大手一挥,指向了那个印有巨龙的任务发布单。
   我感觉她被我的气势震住了,愣了几秒后才拿下任务发布单,问:
   “亲爱的勇者,您确定要接这个任务吗?”
  “没错莱娜,祝福我吧,在你这样可爱的魔法师的祝福下我对这次的行动会更有把握的~”
   我学着排在我前面那个狐狸耳朵的精灵鬼狐天冲的腔调应答着,刚刚鬼狐说这种话时莱娜的耳尖好像有点发红,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不过这样的应答应该能彰显出我是一个成熟可爱的勇者了吧!
     莱娜顿时就僵住了,随后开始颤抖起来。我有点担心她是不是犯了什么病,可是她看起来有点像在憋笑…不对不对,肯定是我想错了,莱娜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吧…一天要接待那么多人,肯定很累了,嗯,一定是这样,可怜的莱娜,生着病还锲而不舍地在大厅为我们服务着,发起病只能这样颤抖着不说出来,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啊!我看着莱娜的目光不禁带上了怜悯。
     “莱娜,你好好休息,千万别放弃治疗,嗯,加油!

未完待续
第一次写文,有什么意见欢迎委婉指出,安艾tag就不打了毕竟安哥没出场:-D
  

小时候画的摩尔庄园,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啊